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深夜放毒!!

【时之歌日常测试】高音测试——歌剧2

梗源:JUSF周存的乐正龙牙言和镜音连高音测试(av号我忘了来打我呀哈哈哈哈哈)
策划:知了,余昔(☜此人比我还剧毒)
观众:观看本文的各位
指挥:阿黄(世界第一帅的洛维娜的粉丝)
伴奏:阿莫,女孩为何穿短裙(配备Fa♂乐器,诸葛琴夫,无耻老徒王司徒,土拨鼠与张杰叫等)
领唱:洛维娜(❤❤❤❤❤❤❤❤❤❤❤❤❤❤)
高音部:云轩,埃蒙(??????应该只有高符合条件),瑞亚(唯一输出,看好你哦⊙∀⊙),玉茗
低音部:界海,赛科尔,维鲁特,舜,尽远,弥幽,尤诺,格洛莉娅
特邀嘉宾:妄想症剧组的泠洛,零羽,颜语
乐谱翻译:度娘
现场解说:知了,余昔

Are you ready?
开始我们的表演!
——————————————








(前奏):为各位观众姥爷口技一下——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那么各个声部准备好了吗?嗯……洛维娜夫人显然很适应,云轩满脸和善的笑容。埃蒙先生看看右边的云轩又看看左边的瑞亚,再看看手中的乐谱,说了句“很好”。瑞亚面无表情是无所谓飙高音,玉茗面无表情是因为紧张自己唱不好会被夫人嫌弃。赛科尔和维鲁特正愉快地讨论唱完歌晚饭吃什么(比如香辣小龙虾),界海同学很想离开声部但被影子缠着没法逃出去。舜殿下似乎依旧找不着正确的调,尽远小声提示殿下实在不行可以只张嘴,殿下表示:“这天下没有孤唱不准的调!”弥幽妹妹嘴里包着零食,正把自己其他的零食分给格洛莉娅。只有尤诺还算正常在做准备活动——堵上耳塞。而阿黄大人已经迫不及待了,疯狂挥舞着翅膀。嘉宾席上暂时没动静,颜语在玩手机,泠洛和零羽正在欣赏洛维娜夫人以前的作品。

洛维娜:家盖好了,里面的我孑然一身。
(所有声部:孑然一身。能听到赛科尔和舜的轻微跑调。)

洛维娜:房门在身后砰然作响。
(所有声部:砰然作响。听到咀嚼食物的声音,尽远捏捏弥幽的肩膀,弥幽把嘴巴捂住,终于把饭团吞下去了。)

洛维娜:秋风拍打着窗户,凄然,为我而泣。
(所有声部:为我而泣。阿黄指挥看上去激动地快哭了,云轩唱得很稳,玉茗全程唱功在线,埃蒙和尤诺没张过嘴,界海仍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赛科尔笑场,维鲁特给了他一脚,因为他想起来几篇把维鲁特或是他写成人鱼的故事。舜无所畏惧地跑着调,尽远边唱边瞟着他,感觉自己都快跟着殿下一起跑调了。格洛莉娅偷偷往瑞亚和埃蒙的口袋里塞零食,顺便又吃了个打马赛克的东西。)

洛维娜:夜雷阵阵,晨雾弥漫。
(所有声部跟唱。尤诺摘下一个耳塞给埃蒙。)

洛维娜:阳光已彻底冰冷。
(所有声部跟唱。弥幽接过格洛莉娅给的一个打马赛克的东西,吃了。)

洛维娜:久远的痛接踵而至,让大家都准备好吧。
(所有声部跟唱。)

洛维娜:啊——
云轩/瑞亚/玉茗:啊——
(低音部和音。埃蒙虎躯一震,下意识往低音部溜,尤诺给他腾出个空。格洛莉娅用星星眼望着瑞亚,顺道比给弥幽一个向上的手势。赛科尔和舜的二重跑调在海豚音的帮助下根本听不到,尽远则和维鲁特保持同款冷漠脸。界海OAO看着云轩而忘了该唱啥。)

洛维娜:啊——
瑞亚/格洛莉娅/弥幽:啊——
(低音部和音。玉茗OAO被突如其来的操作震惊了,高音卡在嗓子里,云轩OAO直接呛到不停地咳嗽。埃蒙额角青筋暴起,左瞅瞅格洛莉娅右瞧瞧弥幽,继续往尤诺身边挤。尤诺OAO对着尽远OAO,不知所措看着俩叛徒。舜和赛科尔的跑调瞬间被吓得高了一个八度。只剩维鲁特垂死挣扎中,保持着原调原速,内心十分崩溃。界海已死机。阿黄的指挥棒飞出去了。)

(间奏:诸葛琴夫。众人OAO,这和说好的套路不一样啊?!埃蒙感觉自己无处可逃,随手从身上扯了块布把耳朵堵住。尤诺陷入学术思考:病人患病期间能否飙海豚音。尽远想检查格洛莉娅给弥幽的食物,无奈二人已经吃得相当干净。舜的表情从开始的震惊转为钦佩:不愧是孤的妹妹!赛科尔跟维鲁特说决定今晚吃小龙虾,维鲁特茫然地揉揉眼睛。玉茗惊叹居然有这种操作,厉害了我的小弥幽!云轩翻了个白眼,瑞亚摸摸格洛莉娅的头叫她不要胡闹。界海与阿黄持续死机,洛维娜夫人后知后觉揉揉耳朵。颜语略微打量两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泠洛和零羽摘下耳机,好像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洛维娜:家盖好了,里面的我孑然一身。
(所有声部:孑然一身。尽远和界海掏空口袋把所有糖果给了弥幽和格洛莉娅。)

洛维娜:房门在身后砰然作响。
(所有声部:砰然作响。就算是嘎嘣脆的声音也没人在乎了,这总比海豚音好。)

洛维娜:秋风拍打着窗户,凄然,为我而泣。
(所有声部:为我而泣。阿黄总算捡回指挥棒。该唱的都在唱,不想唱和不能唱的也都安分守己。埃蒙死死盯着格洛莉娅和弥幽。)

洛维娜:这就是命运,无法祈求改变。
(所有声部跟唱。云轩替界海解开了影子)

洛维娜:我只知道,在我走之后
(所有声部跟唱。)

洛维娜:是风儿无尽的呻吟。
(所有声部跟唱。舜突然紧张地握住尽远的手。)

洛维娜:啊——
瑞亚/舜:啊——
(低声部和音。刚准备好的玉茗和云轩再次卡壳,舜这一嗓子嗷得防不胜防。尽远吓得刘海儿冲上天,本能地脱口而出一句:“殿下请注意分寸!”弥幽鼓起了掌。维鲁特……满脸写着本人已死有事烧纸,虽然是泥石流中难得的清流,但快撑不住了。界海很努力去听维鲁特的调调,很努力地跟着唱从而忽视磨人的海豚音。赛科尔的跑调在海豚音的衬托下还很明显,是条真汉子!格洛莉娅贴心地递给埃蒙和尤诺耳罩,原来这个小妖精早有准备。)

洛维娜:啊——
瑞亚/格洛莉娅/云轩/玉茗/舜/尽远:啊——
(低音部和音。弥幽边吃边鼓掌,嘉宾席三脸懵逼。云轩和玉茗不甘示弱对飙回去,表示要互相伤害不对是齐头并进!尽远跟着飙纯属是意外,他的想法是:殿下飙海豚音也跑调还是用我的声音遮一下吧这简直太丢人了。格洛莉娅纯粹是来搞事的,大家已经知道了。尤诺想着回去把药方改改,埃蒙的大刀有点饥渴难耐了。瑞亚觉得格洛莉娅完全可以当西国第一高音输出。阿黄好不容易捡回来的棒子被掰断了,维鲁特和界海好不容易保持的原调也跑了。赛科尔则陷入沉思。)

(间奏:诸葛琴夫与王司徒的对唱。洛维娜夫人自觉远离所有声部,泠洛跃跃欲试地跟零羽讨论什么。)

所有声部: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尤诺和埃蒙准备往嘉宾席撤退,维鲁特仿佛发现了什么阴谋,捂住了赛科尔的嘴。舜满头小花求尽远表扬,尽远给了他一拳。界海紧靠云轩,企图从师傅身边获取安全感:“师傅这帮人好可怕我不认识他们!”玉茗被弥幽搜出一根棒棒糖,弥幽妹妹饿了。瑞亚无奈地看看格洛莉娅,当然选择原谅她啦,人家海豚音也不差嘛!

所有声部: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除维鲁特/尤诺/埃蒙/嘉宾席的所有人:啊——
(低音部和音……等等,全都在飙高音了还有什么低音?维鲁特、尤诺和埃蒙已经放弃了思考。赛科尔超牛逼地盖过了所有海豚音成为第一高音,虽然叫似狼嚎。弥幽妹妹是饿得飙海豚音,界海是发现一起飙海豚音受伤害会小一些?阿黄已口吐白沫,生命-1s)

除维鲁特/尤诺/埃蒙/嘉宾席颜语的所有人:啊——
(低音部……没有!泠洛和零羽被带动起来一起high,维鲁特/尤诺/埃蒙/颜语早就屏蔽了这个世界。)

事♂后♀感想:
赛科尔:爽!
维鲁特:我宁愿瞎了眼也不参加合唱了。
界海: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有可能傻了)
云轩:年轻人,太有活力了。
玉茗:我感觉自己唱功长进不少!
舜:啊——
尽远:殿下请……算了。
弥幽:(吃吃吃)
尤诺:(给格洛莉娅开了新药)
瑞亚:还好吧?
格洛莉娅:我就不吃药!嘻嘻!
埃蒙:很好。
泠洛:下次还可以参加吗?
零羽:小花栗鼠,咱在家里也可以飙呀。
颜语:震撼人心。













——————————————
tag太多就不打啦,欢迎评论区玩耍~o(〃'▽'〃)o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