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于无声处——番外】皆大欢喜(未完)

主章节请戳独立tag“时之歌——于无声处”

禁止转载!

BGM↣有点甜——汪苏泷/By2



































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约翰一书 3:18

1、

Something Blue.
他的爱人拥有蓝色妖姬般的发和汪洋大海般深沉的眼眸。
Something New.
亲友们的怀抱里蜷缩着一个他给予他的全新的生命旅途。
Something Borrowed.
从故乡而来的旧友携带着时节的馈赠倾倒入欢快的舞曲。
Something Old.
他的爱人手持鲜花身披洁白在他身上涂抹岩浆和雪绒花。
A silver Sixpence in her shoes.
鲜花粉饰的典礼高台上是静待主人捡拾的神灵的启示录。










2、

赛科尔·路普,现年18岁,性别是想当然的男,此刻正处于结婚前恐惧综合征的状态。
不不不,倒不是说他不愿意嫁给克罗诺先生,只是有些兴奋与不安。兴奋的是自己孑然一身多年,过了明天就会有个美满家庭;不安的是,他对于未来的公公婆婆一家子完全的未知,生怕自己哪个环节出错被遣送回“家”。
虽然维鲁特说不用担心,明天尽管交给他就好了。
古人说,人胡思,就会乱想,这话不假。这会儿路普先生的思绪已经飘离早点睡觉的主题十万八千里了。
按照阿卡迪纳流传下来的楻的习俗,婚礼进行时,嫁人的一方——即使他不愿承认——好吧他的确是嫁出去的那方,需要家人和朋友在婚宴上哭一场以表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郑重地将子女交付到对方手中。可惜他没有家人为他哭泣,朋友的话……那绿木头能为他哭?算了吧,至高神把刀架他脖子上他都会瘫着脸依旧不鸟人家,不能指望他。再说了,维鲁特是塔帕兹人,应该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
想完了礼节问题,赛科尔转而去想食物的问题。啊啊,他想起来了,在阿卡迪纳那段时间里带维鲁特到处游玩,给他做故乡的导游。时节汉堡店其实不卖汉堡,变成一个零食铺、书报亭加快递认领处,那儿的果汁是最新最好的,买书一律九折,阿姨跟他是熟人,买零食也给他打九折;紧挨索林加油站的是一个无名小吃摊,整个小镇就数这家的砂锅面和馄饨是一绝;阿斯克尔医院有供员工餐饮的中心食堂,周五至周日会对居民开放,他钟爱那里的楻国风味烧烤,有他喜欢的变态辣口味(这个维鲁特是消受不起的);玻利亚斯公园附近有一个常驻流动摊位,老爷爷手艺老练,能捏糖人能烤肉夹馍还能做糍粑,简直样样精通;明鲸灯塔是约会圣地,常常可以见到满天飞舞的纸折的彩色飞鸢(这种冬天从相对温暖的楻国迁徙艾格尼萨的鸟,传闻中是替神使哈兰送信的神鸟,寓意爱情长长久久)和五彩斑斓的棉花糖;冰泉酒店下午三点会准时开始烤甜品,桃酥饼是它的招牌;博福特的饭店只有一家(奥莱西亚公馆和尤里比亚俱乐部承包外交肯定也管吃,公馆对外开放的咖啡厅还不错),但火锅做得真叫个炉火纯青,跑再远的路他也愿意。
“咕噜噜——”糟糕,想得太开心,肚子不乐意了。
然后路普先生愉快地在半夜两点十七分煮泡面吃。






















3、

“Gian……这孩子还真像他父母,银白的头发和蔚蓝的眼睛,好可爱!”
“哎呀,他、他还拉我的手指!”
“今后能和这个孩子相处可真棒,看起来也乖乖的!”
“我更期待明天嫁过来的男孩哦,居然让维维把父亲原定的未婚妻给推了!”
“就是就是!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把维维的心抓得这么牢!”
“啊啊啊,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真希望快点见到他呀……”
听着薄绿发色和银白发色两位少女的争执,群青发色的女孩再次把飞鸢折错,她阴沉地撕碎残次品,冲喋喋不休的两个姑娘怒吼:“安静!”
俩姑娘傻眼一阵,瞧着她手中的碎片,终于想起来自己的正事——婚礼现场需要的九百九十九只飞鸢和各色纸花卉。
难怪惹得平日闭口不言的三妹发火了。
是的,三个不正经(其实只有两个很活泼)的女孩其实都是维鲁特的姐姐。大姐乌尔德(Urd),薄荷绿的过耳短发和麦金色的眼睛,性格略有忧郁,比较计较过往云烟,但谈到相同的兴趣爱好会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二姐薇珥丹蒂(Verdandi),银白色长发和橙红色的眼睛,小时候最喜欢剪短头发和维鲁特玩鸡同鸭讲的游戏,父母也会中招,典型的活在当下,没心没肺逍遥自在;三姐诗蔻蒂(Skuld),群青色披肩发和铅灰色的眼睛,最阴沉内向的姑娘,没什么自信,总感觉自己是别人的累赘,恐惧未来生活,就算是明天,对于她来讲都会变成世界末日,小时候却和薇珥丹蒂玩得最好。
“嗯……八百,八百七十八个……”丹蒂歪着头数数,转瞬变了脸色,“天哪!我们憋在家一周了,都一周没出去了,还差一百来个飞鸢!!!”
这边数花的乌尔德也愁眉苦脸:“花也差五十几朵啊!”
“还要练习赞歌。”手指都快飞起来的诗蔻蒂不慌不忙地再补一刀。
除了诗蔻蒂,乌尔德和丹蒂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地开始赶工。
傍晚的红染遍克罗诺庄园的时候,像奶油蛋糕的婚礼现场,白色帷幔上一串串缤纷多姿的飞鸢翩然腾飞,遍布真花假花的礼台似乎被寰广★眷顾,春意盎然。
“现在,我们来练最后一遍赞歌,小孩子嘛,值得最好的祝词!”丹蒂这样说道,眼角笑意飞扬。

“亲爱的宝贝,恭贺你!★
你从至高的混沌与虚无中脱颖而出!
众神都会为新生命送来礼物,
但我将教你如何辨识优劣。

起初,至高神谕中没有赐予一件东西,
那东西深埋在每颗心中,
时而甘醇如美酒,时而苦涩如黄连;
时而轻盈如微风,时而厚重如巨山;
那东西名为‘爱’,人类与生俱来的美好,
它延续自你的父母,是最珍贵的礼物。

愿你被至高神宠信,
他给予你坚不可摧的脊,
空无一物的起点和耀眼终结,
却切忌他的宣言。

愿你被瑟瓦宠信,
他给予你明辨是非的眼,
奔流不息的年华与结实家园,
却切忌他的剪刀。

愿你被寰广宠信,
她给予你能言善辩的口,
春夏秋冬的美景与酸甜苦辣,
却切忌她的酒杯。

愿你被莎华宠信,
他给予你通晓万物的耳,
坎坷人生的指导和聪明才智,
却切忌他的法槌。

愿你被纳蒂尼宠信,
她给予你漫天繁星的夜,
鲜活跳动的心脏和善解人意,
却切忌她的钥匙。

愿你被哈兰宠信,
他给予你生生不息的火,
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无限荣耀,
却切忌他的书信。

愿你被瓦特宠信,
他给予你永不坍塌的律,
久经历练的雷电和心灵手巧,
却切忌他的判决。

愿你被温蒂尼宠信,
她给予你赖以生存的水,
甘之如饴的梦魇和曼妙魂灵,
却切忌她的佩剑。

愿你被塞娅宠信,
她给予你近在咫尺的罪,
欺神骗鬼的伎俩和金银财宝,
却切忌她的镜面。

愿你被婕芙宠信,
她给予你源源不断的光,
灼灼其华的锋芒和妙笔生花,
却切忌她的玩偶。

亲爱的宝贝,恭贺你!
你从无处不在的庇护之中艰难走出!
你将独自踏上征途,
面向黑暗,走入光明!”

欢乐颂扶摇直上,仿佛云霄中都是喜悦的烟火,众生都在竞相为这个孩子庆贺。

































★宗教设定:【广为人知,结合官设的私设】
至高神:创世神,起源(存在)与终结(虚无)
瑟瓦:大地与时序之神,背叛之神(嫉妒)
寰广:四季与气候之神,贪食女神(暴食)
莎华:命运与智慧之神,盗窃之神(贪婪)
————取至高神的眼,口,耳所造————
纳蒂尼:夜与永生之神,复仇女神(暴怒)
————爱上瑟瓦,与父亲反目成仇————
哈兰:火焰与力量之神,神的信使
瓦特:雷电与制造之神,制裁之神
————至高神的左膀右臂,好兄弟————
温蒂尼:水与睡眠之神,诱惑女神(色欲)
————爱上凡人,诅咒灵魂落人间————
塞娅:宝藏与谎言之神,杀戮战神(傲慢)
婕芙:光辉与诗歌之神,愚笨女神(懒惰)
————彼此相爱的姐妹,女儿塞壬————
阿芙狄娜:传闻是至高神的爱人,众人类之母
塞壬:海妖,擅长歌舞诱惑人心,喜欢温蒂尼
飞鸢:神鸟,传闻会变少女报恩,死对头塞壬




★维尔哈伦传统歌谣《亲爱的宝贝》,原先是祝福新生儿诞生,现今多用于叮嘱出远门的家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