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时之歌西北送弓组】Today

嘛,在贴吧发过一次,顺便宣传一下正片《人生多别离》(๑•̀ㅂ•́)و✧
#借梗#
#半架空#
#玻璃渣是甜的#
【阴阳相隔情犹在,魂返红尘与君别。】 ——题记

人不是断气的时候才真的死了。
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从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上死了,不再会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忘记他的时候,那时他是真正的死了。
世界真的太小了,以至于找不到离开的理由。

栗色发的少女神情恍惚,苍白无力的指尖无规律地滑动在手机荧屏上,滑动的范围始终在“瑞亚·特纳”这个秀丽的名字上。
格洛莉娅没想到自己会是最后一个接到她死讯的人。周末半夜与她交谈,信息突然中断,自己以为是她太困先去睡了,紧张复习一周后再去翻看时却得到她猝死的消息。
跟她聊到一半猝死,她在纳闷为什么她还不回复,她猜想着各种可能性,最后觉得是她累了去睡觉,没留意。她被送上救护车,手机在救护员手里,屏幕还亮着,看得见她发过来询问她干嘛不回她的信息,而她依旧一动不动地躺着。还剩下些许呼吸,她很无语地关掉她的聊天窗口,而她在急救室内被抢救。她刷屏想着她会不会看到消息的感动惊喜嬉笑,她脸上已覆盖白布踏上黄泉,身旁的亲朋好友哭得撕心裂肺。她迟疑她为什么那么久不上线,或许因为年末任务,或许想玩消失让她担心。想着她过段时间又会出现,而她尸骨入墓立好了墓碑,她浑然不知。
漆黑夜幕如她深邃的眼眸,包容着她的脆弱,但无人再能安慰她。

遇见钦佩已久的画师纯属偶然,格洛莉娅只是去补充卡罗工坊的原材料,不想却碰到了取景的她。
瑞亚虽说是特纳家的嫡女,但画风不似宫廷的浮夸奢华,不是青年的热烈火辣,不是老者的颓废枯燥,而是一种介于冷与苦的悦动。取景更是随缘,摧枯拉朽的钢筋水泥,残缺不全的圆拱门,歪扭倒转的游乐园等等,都可以成为她理想的模特。画中人可有可无,更多时候像幽灵般空虚寂静。
“你的眼睛……很明媚呢。”
唯一的对话令她瞬间红了脸颊,急忙躲开对方戏谑的眼神,忽略了此生难觅的温暖真挚的笑容。
谁知此刻成诀别。

走廊上回荡足音,校园,白鸽,鲜花,林荫小道,一切井然有序。
钟楼的古钟敲响七下,格洛莉娅才迟钝地收拾书本,慢慢踱出座位。
第七天。她死去的第七天。
纤细的手指推开犹如千斤重的教室门,站在她面前的,是容貌如昔的瑞亚,分毫不差,连神情都熟悉得让人潸然泪下。
瑞亚伸出手臂环住她颤抖的身躯,嘴角是璀璨的微笑。乌亮的黑发飞速生长,缠绕,生出一朵又一朵洁白的百合竞相绽放,填满了整个空间。
她与她共同感受着属于生命的跃动。
刹那间她温热的唇贴上她冰冷的唇。惊愕和喜悦将格洛莉娅所剩无几的理智摧毁。
她几乎是渴求地追逐她的唇。暖橙眸色沉溺在无尽墨迹的画卷中,不知疲倦。可她明明死了,一纸讣告一寸黑白照岂是三岁小孩的儿戏?可她也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与她像热恋的情侣激烈拥吻。
「一定……要幸福啊……」
耳畔忠实地接听到这一句祝福。瑞亚随即收回所有束缚,如烟尘飘散在眼前。教室恢复原样,仿佛不曾发生过刚才的那一幕,徒留发间一朵洁净的白百合证明那一吻。
眼泪早就夺眶而出濡湿面庞,她木然地拾起掉落的背包,毫不犹豫地跑出学区。
全部都结束了。从今往后,连带她的那一份,幸福的活下来。

今天,生命联系着彼此。而我,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请记住那个快乐得不真实的我。
‖‖‖‖‖‖‖‖‖‖‖‖‖‖‖‖‖
★灵感:b站av449146,纪念那位俄罗斯姑娘,只是上帝太想看AMV了。很遗憾以这种方式认识你,一路走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