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越界【二】

#不了解这个毒脑洞的朋友们请戳头像#
#段子体!!!终于迎来正片啦!!!#
#剧情纯属扯淡,可能接上官方连载?#
#第一人称...很不要脸是我自己(ㆆ ̮ ㆆ)#
—————————————————————














1.啊,今天也是作死的一天。嗯……你说你不懂我在说啥?没关系,听我细细为你道来。首先,这个名为维尔哈伦大陆的世界有神明的存在(如果你是无神论者看到这里就可以撤了),纳蒂尼女神庇佑一方水土,受万民敬仰,信仰的力量支持着她改造这个世界更适宜人类生存。然而百密终有一疏,原本的创世至高神脑子一抽,想把人类灭了再造一群新的,起因比较扯淡,据说是有人窥见了“神的秘密”(你个死老头有啥子见不得人的事),他不开心就挑拨人类内斗分裂,分成四国吧还不死心继续让人家自相残杀……妈的智障,我的感想只有这四个字。




2.接下来,出现了一个大麻烦。原始神明的力量是很恐怖的,出言即为法则。比如普通人发个誓说话不算数就遭雷劈,他违背誓言可能毫无影响,但换成神明肯定遭雷劈。这个麻烦就是女神自己作的,她曾发誓……什么来着?记不得了,反正类似她要守护……的?到后来分身乏术,她只能筛选出各国的精灵继承她的力量,代替一部分誓约,结果“法则”的牵制和处罚还是使她精疲力竭,干脆甩手给那群可怜的精灵了。




3.最后结局蛮好的,除了和至高神彻底撕破脸皮外一切如常。说起继承力量的精灵,嘿,你清楚四国国徽的意象构成吗,那些国徽上的动物植物就是当年表现出色的精灵,如今各国的守护神也自然由他们担当。守护神继位基本和人类的家族传承差不多,除非足够优秀可以破格晋升。不过这还没完,纳蒂尼不可能完全放手不管,至高神也不会放过干架的机会……那么问题来了,通风报信找谁呢?答案并不是找蓝翔,而是找上了我……我只是个容易嗝屁的昆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知道蝉很脆弱的是吧,知道它们夏天出蛹秋天挂吧,特么……我不想骂了太浪费口水了,辛亏那姑娘想起来我生命力弱给我找个伴,是朵名叫柚子的幻光花……算了好不到哪里去,但她比我有经验,还在死神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总之是个可靠的姐姐?




4.嘛,今天照常先去楻国送口信。众所周知,楻国国徽上有只凤凰,那守护神自然是这种神奇生物。
“去吧,知了!太子和太子妃在地堡玩幻术,宋凌肯定在那儿!”
“死柚子我特么不是皮卡丘!”
“唉呀不要在意细节快走吧!”
满头绿毛的姑娘就这么大摇大摆带着我正大光明地走进守备森严的地堡。
在这里绝对有人提问题:我们在多种修士防卫以及心灵修士铺天盖地的探查中,咋遛进去的?
答:他们看不见我们,随便走。
精灵神明这一类自然孕育的超乎想象的生命形态,只有本体愿意其他生物窥探他们才能看见。当然,也有意外,例如濒临死亡,或者信众审判否定这个神明,那他和普通人就没什么区别了。




5.扯回正题。我已经看见一个深棕色长发扎成马尾的妹子在冲我们招手,她身旁是长枪飞舞白光一片的尽远·斯诺克。
“你们怎么来这么晚?!舜远和维赛两对夫夫打起来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因为纳蒂尼与它们先祖的约定,不经过她的允许,不能肆意干扰尘世。
所以宋凌现在触碰尽远的白色神力护罩,很想输送神力加固几欲破碎的结界,却使用不出一点力量。
“女神说了,等待转机呦。”来自专业做坏人一百年的柚子。
转机很快机智的出现了。
雷劈过后,一群比丧尸恶心的人(?)挡在两个刺客前面,放出会腐蚀神力的黑雾迫使尽远收了神力。磨叽了一小会儿等刺客插上翅膀飞走了,它们听从黑袍人的指令消失,大部队也撤了。




6.“太好啦!舜远没受伤,维赛抱起走,赛可爱只是伤了肩膀,皆大欢喜哈!”宋凌兴高采烈地蹦跳,深棕马尾一耸一耸的,吊带裤的带子快从肩膀上滑落。
“……”柚子满脸的不忍心,别过绿脑袋的同时给了我一个请说实话的眼神。
我向天狠狠翻个白眼,走上前拉住宋凌的手,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凌儿,身为昆虫我有复眼你知道吧?呃……刚刚你家尽远大队长的神力其实戳伤了维鲁特的后背,那时他借赛科尔的身体恰好挡住了你的视线……”
“维维是凡人之躯,会引起神力震荡……”宋凌一脸懵逼,笑容僵硬几秒,转眼变生无可恋.jpg,“世无我啊啊啊啊啊!”
“看来你和容度又结下一笔梁子了……为你默哀三秒。”来自补刀伤害满点的柚子。




7.说起容度,嗯,是我和柚子去南岛的主要目标。相比一见尽远误终身的宋凌,这小伙子办事绝对放心,但有一点我不是很懂……他为什么喜欢用小孩子的姿态(虽然很可爱)示人?一双铅灰色的大眼睛配着纯白的长卷发,挺软萌的小团子偏偏眼神犀利地盯着你……麻麻这不是我要的小天使。混熟了后其实和蔼可亲?哦抱歉我无法想象,他还是继续保持这个高冷状态吧,找虐也不是一次了虐虐更健康我无所谓(自暴自弃ing)。不过既然是海鸥(天空的精灵啊),应该更萌萌哒呀……我不服!!




8.护崽子最凶的不是宋凌,相信我,咱后文见分晓。




9.刚安慰好哭唧唧的宋凌并支使她去跟踪舜远(呵呵,她爱死这个任务了),我们正想顺路搭上南鸢号,送达南国组任务失败还受重伤的消息时……
“小心啊同学!”浅亚麻色头发的秀气少年侧身,一把拉过穿墨黑军服ヽ有着普蓝色短发的男生,成功防止两人撞上一辆急速行驶的马车。
卧槽卧槽,这是界海和白渠那只鲸豚?!
“……你能看见我?”白渠湖蓝的瞳孔意料之中满是惊愕。
“同学你在做白日梦么,我当然能看见你啊。”纯天然的界海小天使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10.撇下满头雾水的界海,我们赶紧把白渠拉到了一个小角落里说悄悄话。
柚子捋直向上翘的绿色刘海,神情异常严肃地问道:“你没被结界拒绝?”
“容度又把国界线打碎了……”白渠尴尬地摸摸后脑勺,湖蓝的眼睛眨了眨。
“所以你们两个主神远离本土,追着圣徒来到异国,还把保护国土划清管理区的国界线破坏了?”
“……”白渠像个认错的小学生耷拉着脑袋,“洛维娜夫人不会那么快行动,若羽他们也很负责任……”
“你甭指望那群同类,多几个力量者,他们那点小伎俩真不够看。”我忍不住插一句嘴。
“温雁寄和陆南溪在回程的路上……”
“花花草草禁不起火烧啊同志!你见过哪种风信子和曼陀罗遭火烧了生机勃勃?!”柚子崩溃地揪住自己的绿毛一通乱揉。
嘿,白渠的头能埋到土里了……
“以及,”柚子依然在数落,“随随便便在凡人面前显形,哥们你再没常识也知道这是神明的大忌吧?”
白渠的嘴唇嗫嚅几下,斟酌了一番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太着急成效,下次他打结界的时候我一定拦好他。”
……你确定你拦得住马力全开的海鸥中的战斗鸥的容度?













——未完待续?——
——小剧场——
九然画的维赛小黄图被当事人发现了。
傻狍子瞬间就方了。
咱圈地自萌就好了干嘛广为传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当事人就处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这图一亮出来……
赛科尔:挺像的,不过本少爷的体力那么好,维鲁特被上更合理些吧!
维鲁特:你倒会就事论事,智商有长进啊。
九然:Excuse me???
那么九然到底有没有被各方面地打脸……这真是个未知数。













————————————————————
记得看官博关于国徽的百科哦,不然会看得很晕……立好flag神清气爽,圈乱,就乱它的去吧(๑•̀ㅂ•́)و✧
由于欠费所以迟来的二更……求原谅_(:_」∠)_
三周目05版《寂静岭》电影,依旧百感交集……“在孩子眼里,母亲就是上帝”。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