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越界【三】

高亮♚
五一和破50粉的点文来啦♚
请在评论区留言♚
取前九名♚
想看的cp文可以不限于时之歌,只要我详细了解过的动漫小说电影啥的都可以来点……♚
码出来是短篇♚
下面请开心看文♚


















#详情请戳头像#
#接官方连载?#
#依旧是深井冰#
#转为第三人称#
————————————————————














11.风雨刚过,空气中尽是泥土与绿叶吐纳的清新。带着赭石色斗笠的少女轻盈跳跃在田埂上,偶尔踮起脚尖眺望远处焦炭似的土地,便更快地飞略在绿茵间直奔那刚刚御风而来熄灭诡异蓝火的人。
紫袍无风自动,衬着颀长的身躯与飘逸的紫发煞是养眼,可少女并没有这份闲心,在乡人惊诧的目光下,她执起紫袍人的手腾空飞向未被殃及的原野。
“好久不见啊,凌儿。”
“……云轩你别扯客套话,你知道我来的目的。”
“难道我国皇子和护卫队长的墙角还不够听吗?”
“哎呀!那ヽ那不是一回事儿!”少女急得跳脚,“云轩你行行好嘛,告诉我另一只蛇尾獒的下落嘛……”
“不不不,我拒绝,”紫袍人故弄玄虚地将食指点在少女的唇上,示意她噤声,“女神说时机未到,它不愿现身,你何苦执着于它的到来呢?”
“可是离‘那一天’越来越近了……”她不耐烦地挥掉唇上作乱的手指,声调带上不易察觉的恐惧,还有一点哭腔“白渠撑不了多久啊……”
紫袍人悠然的笑靥有一瞬间的碎裂。
“天启罢了……新旧更替乃世间规律,我也无可奈何。”他叹口气,拍拍紫袍上沾染的灰烬,“自古双生守护灵,你是真不懂女神的用意吗?”
“我……”
“别学你姐姐。”
少女差点咬碎一口银牙,似乎想破口大骂但终是忍住,愤愤不平地卷起衣角呼啸而去,原本干净的华丽绣纹紫袍自然尘灰一片脏兮兮的。
他毫不在意地掸掸面料,又亮洁如新。
“啊呀呀,这个妹妹可了不得,”淡雅深邃的紫色眼眸笑意潋滟,“不愧是镜流教出来的小姑娘,脾气和她一样的倔。”

12.港口摩肩擦踵的人群嬉笑怒骂,夕阳将温暖的余晖撒向大地,船只依旧频繁往返与海岛一隅与大陆边缘,带着思念沉入冰冷深海又满载热情迎接新兴土地。
伪装成老水手和老船夫的工头和蛇皮正警惕的观察港口守卫,即使离逃命的船舱只有一步之遥也不能放松警惕。
临近的两位漂亮小姐亦是一副如临大敌的状态。灰蓝色长发束成双马尾的小姐看起来很烦躁,灰蓝瞳子四处打量不断折腾头上俏丽的花饰,一对小虎牙张扬地朝向银白色长发及腰的女孩。女孩只是淡漠地瞟了一眼,拽下她好动的手,成功防止摇摇欲坠的头饰遭受摧残彻底坏掉。
“这些女人穿这么重,”灰蓝发色的女孩不满地抱怨,“还套着高跟鞋咋保持平衡的?维鲁特你适应的好快啊!”
“赛科莉雅·路易斯小姐,”血色双瞳微微眯起,银发女孩语气嘲讽道,“枯荣先生方才的嘱咐还不到七秒,你就忘得一干二净,连金鱼都比你强。”
“……呃……新名字我其实记住了……你叫维鲁……蒂·克罗恩?”
“……蛇皮真是白忙活了。”
被点到名的伙伴打个寒颤,继续若无其事地监管船只。

13.上船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
“两位小姐太美丽啦……”
“蓝色头发的那个生起气来更可爱呢!”
水手们的调戏显然很浪费逃命的黄金时间,维鲁特冲工头使了个眼色,手已经伸进厚重繁复的裙瓣中,摸到了绑在大腿上的小型消音手枪,赛科尔的匕首也渐渐滑出长袖口。
肩上突然一沉,两人差点收不住手上的武器。
普蓝色头发的男子亲昵地揽住二人,严整的墨黑军服和恰到好处的微笑,是个姑娘都会对这英俊的男孩动心。
可惜被揽住的两个是假货。
“你……”赛科尔挣脱不得,发觉男子的臂力大得惊人,维鲁特倒是聪明的保持沉默。
“萨利曼大人……”两个水手面露惊惶。
“他们是我的朋友哦,这样可不太礼貌。”温和的语言却让水手们抖成糠黍,他状似无害的展露温柔笑脸,指尖向左一挑,“向左转!去站岗执勤吧!”
倒霉的水手果然听从命令,机械地迈着步子朝岗位进发。

14. “是敌是友?”
      “不重要哦,两位先生。”
重要的是,我们重逢了。

15.水手们争先恐后地涌上甲板。
毕竟上百条鲸豚围绕船体嬉游的状况可比幻光花圃还少,犹如神迹。
维鲁特看着那双湖蓝的眼睛熠熠生辉,料想鲸豚群是这个所谓的萨利曼大人的诡计。
被罚站岗的两个水手也来围观,不想海浪中窜出一只纯白羽翼的海鸥,红色尖喙狠戾地啄着两人的头部。
“哎呦!好痛啊!”
“哪儿来的臭鸟,别戳了!”
赛科尔饶有兴趣地瞧着刚才调戏他们的两个人抱头鼠窜,这畜生可真顺他心意,省得他去报复了。看起来很聪明,会不会是异种宠物?
“嘿伙计,这些惩罚够了。”萨利曼眉眼弯弯,冲海鸥熟稔的招手。
说来奇异,那海鸥竟然听懂人语,在啄掉水手的一小撮毛发后,悠闲地飞向萨利曼,乖乖降落在他的肩膀上,姿态高傲地垂下头,用喙尖慢条斯理地梳理稍有凌乱的羽绒。
“是不是很像该娅和伊芙?”虽然旁若无人地与肩上的海鸥对话,但萨利曼的眼神却飘向两个乔装的贵族“小姐”,“原来,我们早就在劫难逃了。”
肩上的海鸥……如果那种神情可以和人相提并论,大概有担忧的意味。它扇扇翅膀,喙尖轻柔地触碰他的面颊,衔去耳鬓的碎发。
“女士们先生们,”萨利曼驱走海鸥,张开臂膀,似乎想和包围住他的水手(杀手)来个热情拥抱,“在下只能帮到这一步了,接下来的路,请小心与你们并行的烈士和小丑!”
丢下古怪的话语,他的身体向后倾倒,重心开始一丝一毫偏离船栏,最后在水手们一窝蜂围堵他的刹那,果断地向海面坠落,滔天海浪同时狂舞抹去他的踪迹。

17.“啊呀,还在艳阳天里说变就变,赶紧改变航向!”船夫发号施令,无人在意角落里发生的惊险一幕。
“……”维鲁特倚在栏杆上,血红瞳孔的视线定格在波澜壮阔的海面,不知在思索什么。良久,他挥手,围攻的水手们立刻散去。
赛科尔搓着光溜溜的手臂蹭过去,“嘶……这阵子风还挺大的,维鲁特你进船舱吧,这刺伤不是说不能见风嘛。”
“嗯。”
星辰闪烁,照耀未知前路,漫漫征途仍在前方,等待着少年们迎接它的考验。









—未完待续—
——————————————————————
很可能出神明的单人篇……
脑洞收不回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播没看成只能看屏录但它后面卡顿……
下周的五四……排好舞了然而主跳生病了……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