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2016春季学期语文期中试题

四、写作(共40分)

19.请以“诚信”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6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过桥的藤蔓(34分)

名为楻的一家小面馆玲珑立足于街心的一个转角。锋利的直角上想找到柔和面可不容易,小店铺可能陀螺似的几百度翻转后才找准了顺眼的位置,与世无争地立在那儿。

不知店主是偏爱植物还是懒,模仿旧时砖瓦结构的墙面斑驳陆离,缝隙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杂草种子。一场雨来,那些犹如现在年轻人五花八门的发型的叶片,便疯了似的咬破芽衣窜出来,外加时常登门拜访的残花败柳,活脱脱一个没染好发色剪错发型的木鱼脑袋。亮点的风景可不能靠这些小家碧玉。街心移栽来的樱树高大顶天,到头来也甘拜在面馆美味的汤汁,愣是由直挺挺日渐演变成侧腰偷闻香味儿的姿势,混合清新的花香,眼和口都吃得很饱。绿绿的几从爬山虎不甘寂寞,从花坛匍匐前进,强占了杂草们的门面,曲曲折折挡住所有视线,还恬不知耻地探头进去,一点一点晃动藤须传报美食的制作情况。

尽远有些烦躁地挑弄门口的藤蔓,前脚迈进几寸复而退回几寸,来来回回好几遍,动作快放的话堪比原地踏步。他如此纠结的模样,惹得南风吹落片片樱粉,留恋在小男孩乱翘的发梢间跳几曲华尔兹。

事情原本没那么复杂。面馆的老板很好心也很土豪,对于来做客的小朋友送了一个福利:身高未满一米三的孩子可免费加一两面。正值生长期的小尽远饭量出奇的大,一年前搬来时和小豆芽一样弱不禁风的,爱吃面食的他相当喜欢这个面馆后天天光顾,得,身高跟拔高的竹节似的一次比一次高,终于顶破了界线。那次他兴高采烈地揣着爸妈刚给的零用钱,靠在门口的测量图上,本来高涨的心情瞬间被泼了一桶冰水。即使努力按平冲天的刘海,那条细细的红色警戒线依旧稳稳地低空滑行。

“这次也是过桥米线吗?”老板温润如玉的黑眸正对着尽远,语气柔和得像催眠曲令人昏昏欲睡。尽远支支吾吾,还是小声地嗯了一下。然后,他一如既往得到一碗加量的米线。

尽远是个好孩子,年年的三好学生可不是白拿的。那天门口的藤蔓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他暗自恐慌着,又怕店主的责骂还是其他什么的……他不仅喜欢这里的面,更喜欢做面的人。细心温柔的邻家哥哥般的人,知道这件事会伤心吧?会再也不愿做面给他吃吧?

温吞谨慎的性格使尽远钻研了好几天措辞,直到今日才敢登门道歉。

“今天也来一碗过桥米线吗?”门口踌躇许久的他终是被逮个正着,那双黑眸仍是温和。

“唔……”他咬着下唇,“是的……不过不用加面啦。”

“长大了呢。”骨节分明大手揉乱他好不容易捋顺的刘海,语气中听不出赞美以外的情绪。

门口的爬山虎冒出新芽,招摇着卷须,拍手叫好。





























——————————————————
科科,我吃枣药丸,同桌写的是吴邪(冷漠脸)
相信这是篇作文的来个小红心或小蓝手呗?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