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时之歌全员AU向校园】831143

前言:本文又名《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标题是一首歌,歌名很有内涵(๑•̀ㅂ•́)و✧这次我们没有套路,没有藏刀!!!!童叟无欺的良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从看了时之歌,再仔细观察寝室里的逗逼……卧槽简直TM是时之歌全员的性转版本啊!!!!死在她们的石榴裙下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本文段子体傻白甜,可能是综漫而且与现实世界相通,有原创人物,ooc,慢热,出现的所有事件均为真实案例改编,如有雷同……你也挺倒霉的(๑•̀ㅂ•́)و✧
尝试一下最普通的他们!!
































在其他人眼中平凡到毫无特色的我们,在彼此的眼中闪闪发亮。
——热心网友留言








1.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室友们一般叫我段段。不是段公子也不是那个写《青春奇妙物语》的两色风景,这个绰号源于我在军训的时候给整个军训十班讲了一个月的鬼故事,不仅收获男同胞无数白眼还诡异地有一部分女粉丝后,私下传开了段子小能手的雅号,简称段段。
虽然把半路转来此校军训的界海·兰纳尔小同学吓得睡不着,但我仍是不改本色地绘声绘色地传播恐怖文化。
然后,界海某次听完鬼故事后跟我挤在一张床睡了一晚上。
大夏天的。得吹着风扇过的夜晚。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就是报应。









2.然后我们来谈谈这个见鬼的学校。
名不副其实的国有重点公办品牌大学,从高级技工学院升上来的,我们亲切地称它为妓院(划掉)技院,男多女少倒不是有很多基佬。
……等等,我现在收回上一个自然段最后十二个字来得及么?
统一的文化课程有语文、德育和数学,啊不对,数学还因为数控会计专业与其他专业难度不统一。说起专业,可谓五花八门蔚为壮观,比如数控加工、机械设备装配与自动控制(以下简称机制,你要乐意也可以叫机智)、电子技术应用、通信网络应用、汽车维修、汽车检测(仅限女)、计算机信息管理、电器自动设备安装与维护、会计、计算机动画与广告制作、军事预备役、铁路航空客运服务、幼儿教育等。
重点是最后一个专业,男生相,当,少。
当初被骗来是因为它在宣传单上说,这个专业学得好毕业后不一定拿幼儿教师资格证书,可以升成小学教师甚至是初高中教师。
军事化管理……就是一天集五次队伍训训话唠唠家常。
所以,新一年选修的幼儿教育专业的队伍里,住622宿舍的几个大男人的存在就异常尴尬了。












3.新生住最高层这种规定我不是太懂,跳过。
接下来讲讲我可爱的室友们。
由于寝室可自由组合,住在一起的往往在军训时就认识了。丧心病狂的日常就这么没羞没臊的开始了。
住我上铺的界海小同志才到楻没多久竟然交上一个女朋友,可喜可贺,唯一的缺点是,怕鬼……科科,怪我咯,军训时我硬拉着他大半夜的看鬼影实录和寂静岭,加深了他的症状,导致他现在好歹是一室之长,晚上回寝室都不敢第一个进去,要等有人主动开灯,不然宁肯玉碎死活不进寝室。
塔帕兹不是都不惧末日吗,咋出这么个怂包?我还没给他看咒怨和午夜凶铃呢,便宜他了。












4.既然有室长,当然也有院长(逻辑离家出走中)。
所谓院长是指尤诺·阿斯克尔,全称维尔哈伦第三精神病院院长尤诺·监督病员拒绝吃药·阿斯克尔·使劲卖萌小叫兽。
以上贼浪费字符的名字是他自己起的加上我的艺术加工,都是套路大家都懂,嗯?
“我院的宗旨是!”
“坚决贯彻落实不吃药政策!”
“段段!”
我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从床铺上坐起。
“今天吃药了吗!”
“没有!”我大声回答,收获对面铺上闭眼小憩的维鲁特一个关怀智障的眼神,“也请院长善待单身狗!多多保护濒危物种!”
“pia——”一本普通话练习册击中我的脑门。
除了同样有个女票,一切都好,家远在艾格尼萨跑到楻来上学可不容易嘛,而且真的很擅长处理外伤和炎症,校医都夸他临场经验丰富。
女票恍惚是汽修班的?











5.提起维鲁特就不得不连带提起赛科尔。
这两人跟共生体似的,找到其中一个就能找到另一个,定位精准堪比谷歌地图。
维鲁特·高岭之花·克罗诺,军训时初见被未来的班主任云轩老师拉过来认识认识,打个照面嘛毕竟以后都在一个班。但……这哥们高冷得跟珠穆朗玛峰似的,外加军训时并没有分在一个寝室,最初对他的印象简直男神。
你问后来的事?哦,这就是他本人下的一盘很大的棋了,自打他住我对面铺后,男神气质直线下滑,我终于看清了他嘴恶的丑脸……呸,丑恶的嘴脸,比如意外的污和腹黑,和与其形象完全不符的偶尔的抽风,足以吓哭竹马竹马的赛科尔。
在男神遍地的校园他真得算不上靓丽的风景线啊,况且,和自家竹马纠缠不清引得班上无数腐女尽折腰……港真,这人应该去读什么心理学专业或是厚黑学一类的,为何偏要来祸害祖国的花朵?。









6.再来谈谈赛科尔。
这奇葩准备报考军事预备役的,由于竹马维维豆奶(友谊的小船翻了,爱情的巨轮却没沉)的选择,毅然决然地抛弃了选好的专业立刻投入竹马的怀抱……
这话怎么说怎么变扭,反正是维鲁特去哪他就在哪的样子,换成是个女孩子早就被校方认定成恋爱中,要喊上男方和他回家结婚去嘿嘿嘿生一个篮球队不用回来了。
是的,这大学不允许恋爱!
有人问他智障吗,我着实不想回答……平时是我比他智障,碰上维鲁特的时间段他就是全校最智障的。











7.而且两人的家庭关系,套路很深。
“赛科尔,别把你的衣服塞我背包里。”
“哎哎哎莫要介意,老妈不是说周末我回你家吗?总得把换洗的衣服带上啊。”
“……大姐又来了?”
“是啊,听说你妹妹还准备来我家,说是想在塔帕兹的周边耍耍。”
“那这堆大姐寄来的箱子怎么办?”
“唉……一起抱回去?”
“挤公交带这些,你作死么。”
“呃,先扔在这?”
“……当初大姨生你的时候真该把你掐死。”
听完如上对话云里雾里的我,没抓住重点地说一句:“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同母异父?”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两家世交感情很好。”维鲁特一边整合大大小小的箱子腾出床底的空间,一边解答我的疑问。
“好的可以穿一条裤衩的那种!”来自破坏气氛的赛科科。
我瞬间满脸惊恐作被强奸状:“你们居然穿同一条裤衩?!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居然还是童养媳?!”
“……”两人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
“有病。”维鲁特下了定论。
“你有药?”然后这家伙真扔过来一盒药。
……感冒药,板蓝根颗粒。
淦。手动再见。












8.好了,我旁边的上下铺(赛维)和我的上铺(界海)和对面的一个下铺(尤诺)介绍完了,来开槽对面一对极品上下铺。
先讲下铺的尽远·斯诺克。艺校毕业,被尤诺称为拥有冲天刘海的绿木头·钢管舞小王子·台球。
冲天刘海是个美丽的意外,因为洗完头后他的头发还算乖,绿油油的长发披下来颇有风味,但一吹干总有几个小婊砸要特立独行,好好的大背头就上天了。
钢管舞的话,同样是个意外。六十个学生里女生五十三个愣是没一个正儿八经学了舞蹈的,偏偏在七个大男人里出来个舞蹈专业的艺校生。当时脱口而出问了句尽远你会不会钢管舞呀,身为从同个冻死人的地带来的队友尤诺立刻出卖他:他会!!他在夜店打过工!!……全班发出意味深长的哦哦哦,尽远则一脸温柔地看向我……往事不堪回首。
台球纯粹是拿他的姓氏开玩笑,貌似因为玩笑开多了他有点想学……大人您别放心上啊我我我以后再也不拿您的姓氏讲恐怖故事啦啊啊啊求放过啊哦漏QAQQQ












9.舜·欧德文同志是一名接受良好教育积极向上的五好少年,他妈妈还是拖我进这所学校的罪魁祸首(当然后来得知他也是受害者我就不计较了),至于名字怎么和中国古代某皇帝相同……啊多美丽的意外呀。
相见恨晚,啊呸!是同病相怜,团支书大人和舜还有我其实小学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楻果然是个小地方嘞。
由于很想当个学霸(各方面的),舜真的非常非常努力地向每个人讨教,不过悟性差了点费的时间长了点。
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有一次我照常去翻腐图腐文(稀有的物种腐男好心痛),舜冷不丁地从背后偷袭抢了我的手机。
“原来你喜欢看这个。”他翻着一张18X的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冷漠如我。
“我看看——”很快和舜有共同话题并迅速成为死党抛弃发小尤诺的尽远,凑热闹来了,“我也看啊,我比较喜欢XXXX(请自行带入)的画风。”
“……”妈妈咪呀不要吓我我有心脏病。
“嗯,看起来不错啊,尽远你给我推荐几部作品?”
“你要看什么类型的?”
“随便啦。”
“哦,你可以试试《XXX》和《XXXX》都很走心的清水剧情,国产腐剧《上瘾》也不错。还有天府泰剧译制的作品。”
……眼睛莫名很疼,我先闪咯,你们慢慢聊哲♂学♀。













10.再来讲讲专业老师。
班主任云轩·单身doge·道奇,传说中本校学历最高工资最高的老师,主教幼儿教育与幼儿心理附加就业指导,人精一个,神棍属性满点。
普通话老师兼任德育的格洛莉娅·维拉,超元气实习老师,带着一口亲切的西北口音,对一切陌生事物都有探究心,新生腐女。
美术老师瑞亚·御姐·特纳,女教师中海拔最高,擅长素描及广告设计,专业有些不对口但教的很认真,长发公主,只知b站有番剧和绘画教程直播的小纯洁。
舞蹈老师洛维娜夫人,有帅气男票而且为他减肥成功的人生赢家,腐龄有十多年经验的老司机,给瑞亚老师安利b站时毫不避讳地称其为“大型同性交友网站”,最近在追新番《在下坂本有何贵干》。
钢琴老师弥幽·死活吃不胖·贝尔格里尔斯·格雷文,女教师中海拔最低,上课途中能与学生分享辣条等零食,带头违反校规无数,永远填不满的胃,随时随地都在喊饿。
所以,老师都不正经,学生肯定也学坏。
呵呵,我才没给我上课看小黄文还吃零食找借口呢。













11.班里各位的职务分外有趣。
我只是在QQ上发了几张临摹的动漫人物就被云轩任命为宣传委员兼美术课,我……好生气呦但我要保持微笑:)
维鲁特和赛科尔好像老早就认识云轩,一口一个老师喊得亲热,意料中担当班长,管理班费ヽ班级考勤分和卫生工区。
不过女生多数容易犯懒,工区基本是他们两个人轮流值守打扫,已经快成专业修理工了,修水管修电扇修饮水机……要不是赛科尔待在学生会的卫生部,这俩就可以改专业了,港真。
界海小朋友除了是622的室长,还参加个劳什子的管理社,听起来像是所有社团的老大,然并卵。
尤诺则是青年志愿社的,顺带成了管理委员,说白了是卖苦力给同学们接接快递收纳多余的生活费(学校绝大部分是住校生),宣传正能量。
尽远妥妥是文娱委员兼舞蹈课课代表,像什么五四晚会之类的活动策划就由他承包了。
舜的上进和责任心使他成为名至实归的大班长,管管纪律和各类请假,除去团支书是班上最大的官儿。
想知道班上比较重要的班委在一起是什么感受吗?
正常时是人大代表大会,不正常时是大型精神病院。













12.日常之新一天的起床。
用流水账记载如下:
6:20,界海的闹铃响了,铃声是公鸡叫。
6:25,界海翻个身伸手关了闹铃,床板咯吱咯吱响,我的闹铃Promise也响了,我起床穿衣洗漱。
6:30,我把被子叠好准备去刷牙,界海在被窝挣扎搞床震。维鲁特的闹铃只响了一下就被他自己关了,他还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6:35,洗漱完的我顺便把昨晚没扫的垃圾收拾到垃圾桶里,赛科尔的闹铃“山歌好比春江水”响了,把界海吓得被子一掀呈僵尸状呆坐在铺上,维鲁特缩进被窝穿衣服。
6:40,赛科尔让自己魔性的闹铃响了好一阵,才慢慢从被子里爬出来,在尽远软乎乎的抗议下(“大清早的唱啥山歌啊啊啊啊啊啊~”)迷茫地关掉铃声,喝醉了似的从铺上下来飘进厕所。维鲁特顶着窜上天的白毛去洗漱。界海依然在发呆,尤诺迅速掀床穿衣服。
6:45,尽远把头转个九十度继续睡,期间维鲁特和赛科尔洗漱完了正在整理乱糟糟的发型,界海蹲坑去了,尤诺去刷牙,舜顶着冲天的刘海钻出来,把被子胡乱叠起准备下来。
6:50,学校的起床铃响了,大部分人准备下楼了,舜开始洗漱,顺便轻轻扯动尽远的被子(“五十了,快起来。”)。
7:00,队伍集合,622寝室除舜和尽远都下楼了。
7:05,集合音乐结束,舜和尽远踩着点进队伍,差点被教官逮到罚跑。






















先扔个设定……今天我把维鲁特女体惹毛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赛科尔女体一脸的懵逼……
尽远女体玩我的行李箱玩上瘾了……
这天太刺激……
心脏病要犯了_(:_」∠)_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