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

知了🐛已死勿念,有事烧纸
长弧退圈,随机发文
白嫖,作死,装13,爱YY,脑洞大,博爱党,性别秀吉,高级路痴,懒癌晚期,放毒小能手,单细胞动物,兼容性极强(๑•̀ㅂ•́)و✧欢迎选购(ฅ>ω<*ฅ)
日常想放有毒的心灵鸡汤
正在努力做到少说话多做事
媳妇么么哒@余昔

【时之歌有毒脑洞】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又名《一朝拆官配,十年被吊打》

#要拆你们的cp我很伤心#
#ooc是必须的,原版文风绝对酸爽#
#恶搞,特曼耙耙别打我#
#tag懒得多打然而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

【春风十里不如前任暴毙。】                          ——题记

春天到了,自然是万物生长的好季节,更是寻找心仪配偶的好时机。2月14日的意义在这种自然规律的烘托下也显得相当奇葩。无非是情侣秀恩爱单身狗瞎了24K金狗眼,但人们好不容易没无视FFF团时却又忽略了另一个特殊的群体。
所以我和阿莫出门看了黄历都没用,不给大祭司好评,哼。
由于情人节外加楻国最近阴雨连绵,时之歌书馆暂时闭馆一天,馆长云轩名正言顺带吃货妹子四处遛,代馆长尤诺不动声色跑去车站为男友接风洗尘。就剩我和阿莫空虚寂寞冷地在街上踽踽独行。
“哎,界海你看!那是不是尤诺?”阿莫指了指耷拉着金灿灿脑袋拿勺子狂戳哈根达斯的小伙砸,嗯,右眼下那颗妖娆的痣只有北国少族长兼小教授符合标准。
结果,我懵逼的瞬间就被猪队友阿莫坑去那家甜品店了。
“尤诺啊,你咋杵着勺子不吃呢?这冰淇淋跟你仇?”世人皆知祸从口出,如果我能提前预知结局,我绝不会让阿莫有搭讪的机会……
尤诺异常幽怨地瞧了一眼我们,终于放过化成糖水的冰淇淋,双手托腮用沉重的语气说道:“我在等一个混蛋。”
“所以?”
“我想起了我的前男友。”
Wait!这两件事有直接的关联吗?!先不说他那前男友是众所周知的皇家侍卫兼楻国大殿下明目张胆宣布的情人(没错,就是抛弃我们这些团员的尽远),再来是尤诺单方面以为两人是恋人的关系,以及掰了之后找的现因迟到而无辜躺枪的现任埃蒙·厨房杀手·J。所以这之间到底有啥联系?让我们先为埃蒙默哀三秒钟。
“以前尽远约会从不迟到,埃蒙真是够磨蹭的。”那是人家把你当朋友不能言而无信的好伐。
“兴许是被佣兵公会的业务绊住了,情有可原嘛。”阿莫酷爱住口你丫没看见小教授整个人在冒黑气咩?!
“可我已经等了一小时四十分四十四秒。”埃蒙你惹急正值敏感期的小教授真心是人品问题。
“……那你准备咋办?”
“连情人节都敢迟到的家伙还不如成为前男友呢,送他一百种死法好了。”
卧槽尤诺小天使即将黑化了好口啪,我得做些补救,比如堵上阿莫的嘴。但我的手速慢了!!!@喻文州
“一、一百种死法?”
“嗯。比如被食人花啃了下半身,游泳时被水淹没不知所措,被扒光衣服丢去极寒地穴,在沙尘暴中被黄沙呛死……”
“其实……”阿莫吞吞口水,一幅要放大招的姿势,“异世界有个出名的少年侦探,走哪哪死人,死法上百绝不重复……”
“呵呵。”尤诺突然很阳光地笑了,我后知后觉地转身,埃蒙这货总算及时到达,一头红发就像那圣母玛利亚头上的光辉,驱散了可啪的黑气。
两人卿卿我我一阵果断撑伞去瞎逛了,无奈又只剩我和阿莫组团躲避一对对撑伞情侣的会心一击。
“界海,”阿莫一脸惶恐,“我好像听见尤诺说可以用毒药慢慢折磨,反正他药理满分?!”
既然如此,我们只能祈祷埃蒙平安无事吧。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华。
‖‖‖‖‖‖‖‖‖‖‖‖‖‖‖‖‖‖‖‖‖‖‖‖
★灵感:b站av3834871

评论(3)

热度(13)